睿分享 | 华睿投资宗佩民:真正的风投没有丛林法则,成了一起分享,输了一起扛

发布时间:2018-11-05 浏览次数:137次

华睿投资 丨 《睿分享》系列

睿智创造价值  服务助推成长

文章来源 | 造梦之城


宗佩民给人的感觉很“正”。

今年夏天在杭州西湖区的一次演讲中,宗佩民把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史划分为三个时代:温饱时代、小康时代和今年开始的强国时代。他认为在强国时代,创投行业的任务就是寻找和培育代表时代的独角兽。

翻开以往有关他的报道,不乏“使命感”、“危机感”这样的字眼。

在他身上,有一种浓烈的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

私下里,他还有一种诸暨人的“率真”。在杭州创投圈,他被称为“老愤青”,因为一向敢说敢言,愿意把看到的问题表达出来。其中饱含着的,是对行业深深的热爱。

从2002年创立国内最早的民营创投机构开始,宗佩民带着他的华睿走过16年风风雨雨。其间华睿投出了一批上市企业和优质项目,令行业瞩目。

他有他的制胜法宝,也有对行业深刻的理解和坚持。

“今天我们什么都聊,更多地聊聊行业的情况。”国庆节后的第二个工作日,这位很少接受采访的华睿投资掌门人真诚地说。

而他那天下午的开场白,是关于名字和命运的笑谈。

“名字跟命运有关系的。你看我的名字,币在风中,命中注定我就是做风投的。一辈子做风投。”

宗佩民对创业者很有“同理心”。

2002年8月,宗佩民辞职创业的时候,恰是国内股权投资觉醒之际。那时的风险投资还是境外资本唱主角,国内本土风投机构寥寥无几。

此前,他在浙江省供销社做了10年实业投资,后来参与创建省属创业投资公司,2 年后下海。

开头几年并不顺利,一个项目没投出,公司全靠咨询业务支撑,而且在2004年遇到了危机——投资人撤资了,合伙人不干了,把本金、回报都退给股东后,公司成了负资产。

危急时刻,大学班主任借给他的30万元,把公司从生死存亡的关口救了回来。

班主任做的事就像天使投资人,而华睿的成长过程,让他特别能理解创业者的艰难。所以他一直认为面对创业者要有爱心,要把投资当作慈善事业。

2010年以前,他眼中的风投行业很健康。

2010年以后,风投行业越来越不像话了,风险投资被做成了“无风险”投资。

资本的活跃带来了“对赌条款”、“股权成熟和回购条款”等舶来品,风险投资逐渐变成了财务投资。有些不平等条约甚至搞出“优先分红”权,公司的利润,先分给一些投资巨头,巨头成本收回了,留下来的才可以给别人。

“像狼群一样的,头狼先吃饱了,二狼、三狼才能吃,变成这样了。这就是丛林法则,强盗逻辑嘛。对创业者非常不利。”

宗佩民说,霸王条款扭曲了创业投资的本质。

“我们做的是风险投资。创业是有风险的,做成了,我们一起分享成果,我们按约定比例享受权益。做输了,我们一起承担风险,我钱没了,你时间浪费了。这才是风投。”

而现在,一些投资协议实际上是创业企业创始人承担了主要风险,投资人承担了次要风险,不匹配。“把创业生态搞坏了。”

每个成功的投资人心中,可能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对宗佩民来说,2006年、2007年就是这样的时代。

公司的前两只基金,集中在这两年投出,命中率高到难以想象。13个项目里,1个并购的上市公司,1个拟上市公司,其他的全部IPO上市。

水晶光电是他投的第一个项目,2007年投进去,2008年上市,2009年退出,回报20倍。

他谦虚地说自己运气好。

如果说那时候机构少,项目多,估值低,上市快,确实抢占了先机,那么后来的成绩就不只是运气可以解释。

公司成立16年,华睿累计投资160多个项目,已上市比例超过20%。存量项目中,潜在可主板上市的比例依然能够达到20%以上。

从2010年国内各种创投大奖设立起,荣誉也接连飞向华睿和宗佩民——中国本土十佳创投机构、2017最具竞争力创投机构、福布斯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等,很多奖项都是连续五、六年地拿。

制胜的法宝,宗佩民在华睿15周年时做了思考和总结——寻找独特。

投资的每家公司的独特之处,他如数家珍:

——水晶光电,全球智能手机精密光学元器件制造商,是苹果手机红外截止滤光片(IRCF)最大的供应商。而曾经,他们是一家濒临破产的水晶切割厂。

浙富股份,做水轮发电机组,在民营企业中能发电30万千瓦以上的(后来70万千瓦)就此一家。

康盛股份,国内领先冷凝材料与器件制造商,占有全行业40%以上份额。

英飞特,LED智能驱动电源技术的突破者,没有英飞特就没有现在LED照明行业的发展。

……

宗佩民说,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独特的技术,独特的视角,在细分领域里有遥遥领先的优势。

而寻找到他们,不是在激烈的赛道上,而是在偏僻的小路上。这些项目外资、BAT不一定能看得上,但又有自己的核心技术。

这就是差异化,他们是斜刺里冲出的一匹黑马。

坚持有所投,有所不投。华睿不投P2P,不投比特币,不投游戏,宗佩民觉得这些东西对国家强大没什么作用。

华睿投资的三大方向,一是用信息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二是科技攻关替代进口,三是商品与服务出口,他认为这些是国家强大的关键方向。

不追逐风口,不人云我跟,不追求投机,用一种相对的逆向思维,朝着人群相反的方向走,唯如此,才能寻找到价值,寻找到独特,才能与独特者同行,自己也成为独特者。

熟悉宗佩民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工作狂”。现在,他依然每天工作12小时。员工上班前,他已经早早坐在了办公室。员工下班了,他还在。

公司每年要访谈2500-3000个创业项目,工作量很大,但并不规定投资任务,哪怕一年一个项目不投,也没关系。

“在华睿待20年,投2个半项目就够了。”这是他的要求。

听起来要求不高,做到却不容易。

2个半项目里,半个项目叫处女作,对投资比例没有要求,标准是能上市。这个项目鼓励投资经理尝到创投的味道,增强职业自信心。

第1个项目是代表作,必须要达到15%以上的分红比例,且要求上市以后市值达到100亿以上。这是投资经理追求的作品。宗佩民的个人代表作,有浙富、贝因美等,五个以上是有的。

还有1个项目,是收盘作。要带有可以产业投资的特征,为50岁以后做产业做铺垫。他的收盘作是胡庆余堂。

对中医药行业深入研究了五年,今年下半年他开始带人做中医药的S2B2C,他的目标是把中医药服务出口到国外。

投资行业做了快30年,宗佩民深感做投资绝对不是项目越多越好。一个优秀的投资者,需要具有眼光、专业和风控能力。而这,也正是投资大神巴菲特的本事。

比如说眼光,要能洞察行业的未来。华睿早在2010年就投了小程序,就是对行业的前瞻投资。赋能传统产业,需要什么新技术?这依赖敏锐的洞察力。中医中药、中国软件的出口,是宗佩民对未来20年的又一个洞察。

而不管是眼光还是风控,都建立在专业的基础上。如何做到专业?靠时间积累。6年,一个投资经理才能“毕业”。宗佩民说,一个好的投资经理,一定是一个很会学习、悟性很好、听得进别人意见的人。

而很关键的,只有做好风控,才能获得回报。小肚鸡肠,急功近利,是做不了投资的。做投资不能冲动,不能追涨,不能跟风,因为“跟风是最大的风险”。

这些年有很多风吹过来,O2O来了,比特币来了,华睿都不理睬,因为得先搞懂是什么东西,是妖怪的话就不去理他。

“不要做海洋里被鲨鱼追杀的小鱼,一群一群地扎堆,要做小鲨鱼。”

 

今年的资本寒潮,华睿明显感知到了。

2015年以前,华睿募资基本一个小时就募齐了。宗佩民上班出门时编个短信,到了公司,股东们已经报好了名。

2015年上半年,华睿完成募资需要一天时间。到2016年,大概要一个星期去募资。2017年,基本上要一个月去募。今年上半年,要一个季度去募。

政府部门加强监管,企业、个人负债高,同时又伴随中美贸易纠纷的外力影响,目前行业资金严重紧缺,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已成为VC共同面临的困境。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创投行业即将进入洗牌期,可以淘汰一些不具备基金运营能力的私募机构和基金管理人。

华睿也放缓了脚步,公司一部分人做中医药实业,一部分人继续做投资。那天下午采访前,他刚刚跟人聊了中医药的问题,办公室的白板上画满了公式。

华睿的投资方向里,科技投资依然是重点。宗佩民认为虽然资本遇冷,但更要认识到资本的作用。

他发现,科技型企业的创业门槛变高了,科技含量更高了,创业者的素质更高了,动辄千万级起步的投资,对资本的要求也更高。

资本,正是创新的发动机。眼下这个时代,尤其需要资本的助力。因为现代经济最核心的一个循环系统,就是资本市场,也即权益市场。

宗佩民解释说,让企业借银行的钱来发展,是非常不现实的。借了银行的钱,光有负债,没有权益,企业是不会也不敢拿负债去做产业投资和科研的。所以一定要重视资本的作用。

现实中,创投行业也会被一些部门误解,是因为在一些根深蒂固的思想中,有些人把创投等同于投机,认为投资赚来的钱是不义之财。

实际上,资本对科技、创新的推动作用,是非常积极而良性的。“我们已经进入到一个靠长期投资和研发来创新的时代,必须要权益性的钱,要资本的钱去推动这些事情。”

杭州市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恺秉也认为,创新创业与风险投资是一对密不可分的“双胞胎”。硅谷的崛起,就是将创新创业和风险投资完美结合最典范的例子。

而在国内,最近20年科技快速发展,独角兽密集产生,资本的推动作用也功不可没。

“只有呵护了资本市场,重视资本的作用,让资本活起来,才能推动科技更好地向前发展,才能形成良性循环,经济繁荣,国家竞争力变强。”宗佩民认真地说。

返回

Copyright(C)2017 sinowisd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ICP备110268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