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分享 | 华睿投资宗佩民:向善的投资,不要投资利用人性弱点赚钱的项目

发布时间:2020-05-19 浏览次数:125次

华睿投资 丨 《睿分享》系列

睿智创造价值  服务助推成长

文 | 快公益


18年投资160多个项目,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宗佩民说,他们从来不会投一个利用人性弱点赚钱的项目。他们有二十条投资戒律,如果一个项目高污染、低效率等等,都不会成为他们的选择。

而面对生产人工耳蜗的诺尔康、帮助视障群体的视氪等企业陷入资金短缺的境地时,华睿明知风险不低,仍选择投资,并承诺如果项目有利润,他们会把所有分红捐出来继续帮助贫困残疾人群。

这次的采访,宗佩民取了一个主题,叫《向善的投资》。

由浙商总会公益慈善事业委员会出品、都市快报快公益策划、浙江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支持的“浙商·责任之魅”系列访谈本期推出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宗佩民专访:

向善的投资,不要投资利用人性弱点赚钱的项目


宗佩民

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1

问:您是怎么形成了资本向善的理念?

宗佩民:我们投资行业在别人眼里面,这是一个纯资本家的一个群体。资本家在我们老百姓的眼里,也是唯利是图的。我们投资领域里面有一个大家普遍认可的观点,所谓投资就是投资那些能够利用人性的弱点赚钱,最容易成功,最容易赚钱的。我是对这个观点持保留态度。

我们有没有可能去投一些克服人性的弱点、去提高人的素质的项目呢?去克服一个国家的产业弱点,去提升一个国家产业竞争力?能不能去投资一些能够让区域经济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而不是去同质化、去恶性竞争的产业项目呢?

“我们的投资能够在向善的同时,也能够赚到钱、可持续,那不是更好吗?”

不要去投资利用人性弱点赚钱的项目,是华睿投资坚持的底线。宗佩民说,这种“资本向善”理念的形成,和自己的成长经历有关。他出生在贫困山区,通过考大学进入社会,通过自己的奋斗改变了贫困的状况。“现在有点能力了,就忘记自己的本了?就去助长些人性弱点的东西?而不去帮助那些奋斗者?我觉得这本身就跟我们的成长经历相违背。”

从2002年成立至今,华睿共投资了160多个项目,主要以科技型产业为主。“这个主线项目总体上体现了我们投资向善的理念,就是从产业的角度,从创造自身财富的角度,从创造就业的角度,从提高国家经济竞争力的角度去投资的。”

在新能源产业领域,他们总共投了20个企业,其中浙富是中国民营水电的产业龙头,运达是中国本土自主创新的风电的龙头,申科是为核电提供装备的企业,像英飞特也是LED产业的核心企业;中控太阳能是储能的一个龙头企业;理想万里晖是太阳能的核心装备。

他们还投资了万兴科技,做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特别是工具的软件开发出来以后,向全世界营销,卖到全世界;又比如说像胡庆余堂,150年的老字号,华睿在投资后跟团队在一起,推动他们更好地对接互联网,让一个老字号焕发青春。

“我们感到自豪,也非常欣慰。”


△华睿部分投资项目

2

问:为什么会投资当时风险不小的诺尔康?

宗佩民:这些行业如果说没人去投的话,可能残疾人的一些问题就永远得不到解决。

2008年,经华睿投资股东孔小仙女士介绍,宗佩民认识了浙江诺尔康神经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李方平。当时,为了造出中国自己的人工耳蜗,李方平已经变卖了全部的家产,依然陷于资金短缺的窘迫境地。

诺尔康是一个助残项目,通过装人工耳蜗让聋哑儿童可以恢复听力。当下中国,很多聋哑儿童往往是相对比较贫穷家庭的孩子,可能营养不良,可能是用药不当,可能是缺乏一些知识,造成了许多孩子听不见、说不出的境况。

宗佩民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助残这个行业,作为一个正常的商业活动,赚钱是比较难的。但这些行业如果说没人去投的话,可能残疾人的一些问题就永远得不到解决。”

当时华睿有个基金叫睿银基金。股东们说,已经投了六个项目了,感觉不错,后面是不是可以投一个像诺尔康这样的项目。虽然知道项目风险很大,但是,华睿睿银基金的全体股东依然作出投资诺尔康神经电子的决策。“这个一千万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可能会亏掉。反过来,如果诺尔康公司有朝一日赚钱,所有分红都用于救助贫困聋哑儿童!所以股东们也意见非常一致。”宗佩民说。

现在诺尔康的技术与产品已经进入全球三大人工耳蜗的研发生产商,每年能够为上千人安装人工耳蜗。诺尔康已经有一定的盈利能力。但是因为现在大部分的贫穷家庭,装不起人工耳蜗,诺尔康的人工耳蜗价格仅为进口的五分之一。“基本上就是薄利了。这个项目其实已经不是从赚钱角度去做的,而是从可持续的角度去做这个事业。”

△诺尔康产品展示

那么还能做什么呢?2017年2月,宗佩民给身边的家人、同学、股东、朋友们写了一封信,题为《对不起我的朋友,今年我不再给你发红包了,我要去救助听障儿童》。

信中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浙江这样的富裕省份,即便是每台3.3万元的价格,还有数以千计的困难家庭负担不起,还有许多一脸渴望的孩子被‘隔离’在有声的世界之外,真是让人心痛!

必须救助这些听障儿童!我们相信浙江人民有足够的爱心与能力,不让每一个听障孩子继续渴望下去!我们必须立即行动,一个寻找、救助听障儿童的千人计划开始浮现,诺尔康、爱心人士、慈善机构纷纷加入,为一个个贫困家庭带去了希望!”

宗佩民认为,要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慈善中来。他们正在这么做,想通过互联网的模式,建立一个机制,让捐赠者和受益者能够一对一。


3

问:投资要向善,您最看重项目的哪一部分?

宗佩民:华睿在18年的投资过程中就是形成了“投资戒律”,就是什么样的情况不能投。这样子就是可以比较好地把我们自己的价值观体现出来,不该去做的事、不该去投的事,我们基本上就避免了。

华睿的“投资戒律”,就是什么样的情况不能投,每年华睿周年会的时候,都要对着全体员工朗读:

1.重视项目行业属性,不投资高能耗、高污染与失去国际比较优势的企业;
2.反对产业多元化,不投资主业不突出、产业多元化的企业;
3.重视企业成长价值,不投资缺乏成长基因的企业;
4.毛利率是行业竞争强度、产品技术含量的标志,不投资低毛利率的企业;
5.敬仰务实勤奋的企业家,不投资好大喜功吹牛的企业;
6.崇尚为事业献身,不投资穿金戴银、过分注重生活、创业期开豪车的企业家;
7.赞赏与时俱进,不投资经营理念与企业文化僵硬落后的企业;
8.提倡坦诚相见,不投资吞吞吐吐、遮遮掩掩的企业;
9.倡导投资与服务相加,不投资只要钱不要服务的企业;
10.崇尚市场主义,不投资盈利过度依赖政策补贴的企业;
11.团队需要班长,不投资管理层整齐,但核心企业家缺乏的企业;
12.创新决定命运,不投资创新能力缺乏、持续发展能力差的企业;
13.现场管理好才能管理好,不投资现场管理混乱的企业;
14.重视品牌与渠道价值,不投资简单加工、单一出口、无品牌无渠道的企业;
15.客户与市场多元化是企业规避风险的重要方面,不投资严重依赖一二个大客户的企业;
16.商业模式决定效率,不投资商业模式被动、应收账款余额大、回收难的企业;
17.企业家无法继承,不投资二代企业家刚刚接班又过于自负的企业;
18.轻装才能上阵,不投资历史沿革复杂、财务庞杂、法律纠纷较多的企业;
19.员工的企业的财富,不投资不善待员工的企业;
20.懂得感恩,承担责任,是企业成就的基石,不投资不想承担责任的企业。

△华睿投资二十条投资戒律


对于该如何判断这个项目符合华睿的价值观、值得投资,华睿也有自己的标准:一个好的项目首先要有创新意义,不是去模仿一个已经有的项目,它是一个开创者。

华睿有本书叫《寻找独特》,正体现了这个理念。宗佩民说:“这个创新的意义是提升人的素质,来改善社会的问题,是有社会价值的独特。”

另一个他们看重的关键,是团队。华睿总结了优秀团队的“五行”:

领导者有没有智慧。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时候不该做,该怎么做,智慧很重要,这叫智慧是“金”。

第二个是学习。如果一个人学习能力很强,投资者跟他交流的时候,他没有排斥的心态。有些创业者在听到建议的时候,会反弹回来的,他会反感的,这种就是缺乏学习心态的。这叫学习是“木”,是向上的。

合作精神,你对待朋友怎么样?有包容性,就是合作精神非常好,合作是“水”。你合作得好,朋友越来越多,客户越来越多,路越走越宽。

“火”就是执行力。执行力就是充满热情、充满激情,企业家都是风风火火,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最后是“土”,就是要勤奋踏实。

宗佩民说:“有一个创新的事业,有一支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的团队,那么这个事情就很容易成功。”


△ 宗佩民(左) 接受都市快报副总编姜贤正(右)采访


问:18年来,您对社会责任的理解有没有变化?

宗佩民:我对社会责任一直有自己的想法。我一直提出来,“浙商”这个名字不是很恰当。以买卖套利、买进卖出、低买高抛,这里买那里出的叫“商人”。我们尽可能努力地去做一个“企业家”,不要去做一个纯粹的商人。企业家通过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去降低社会的成本,提高生产的效率,这个本身已经体现了这种社会责任。

那么对投资来说,我一直认为正确的投资,一个向善的投资,它实际上就是在履行社会责任。如果说100万元就去送给100个穷人,跟100万元拿去创立一个企业聘用一百个工人,那我觉得这个投资的慈善价值比前一种要大很多。这个企业可能不光是聘了一百个工人,可能每年都能交一百万的税收,以后每年都能资助100个穷人,那这100万发挥的价值可能就非常大。这正是我们做投资的人应该去追求的一种境界。


问:您为什么看重并投身创业教育?

宗佩民:我觉得向善的投资除了去寻找那些有价值的项目以外,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就是要引导我们企业家,从商人的境界升到企业家的境界。这个过程需要有人去引导。

通过引导能够让我们投的企业,包括一些我们没有投的企业,能够树立起正确的创业价值观,能够向创新的方向、履行社会责任的方向,把商业利益和社会责任能够辩证地统一起来。

另外是我们对一些时代性的趋势的判断,要告诉那些创业中的人和还没去创业的一些意向创业者,让他们能看到未来的五年、十年需要什么样的人,这个产业需要什么样的创新。把这些东西去传播出去,这样就可以避免更多的人走弯路或者走入误区。


问:未来十年,您有怎样的投资规划?

宗佩民:国家的发展已经处在一个拐点上,吃、穿、住、用、行、娱乐,几乎所有的产业、产品、服务,都是在满足人作为自然人的属性、欲望。现在这些产业都已经发展得相当全了。所以未来十年里面整个投资逻辑在发生重大变化,是要去提升一个人的能力,作为一个劳动力的能力。

后面十年里的投资,你想站得更高、走得更远,要关注更省力的劳动,更高效的劳动,更快速的学习,更安全的环境,包括我们更健康的身体、更长寿的寿命。实际上这也是社会责任的体现了,所以这个在逻辑上要做一个大大的调整。

第二个就是要更精准,不要天女散花,既浪费资源,又没有去尽到一个责任。

第三个就是要对一些产业进行沉淀,就不是作为创投了,是作为战略投资,作为产业来投资。


问:您如何看待财富与传承?

宗佩民:过去我们都是穷人出身,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去通过自己努力去改变命运的渴望,要有财富。但是我这几年有一个深刻体会,就是有财富的烦恼比没有财富的时候要大得多。假如说我自己也没有财富还在努力过程中,没有人会来说你的财富传不传承给我。现在你有了一定的财富以后,几乎所有的眼光都在盯着你,看你的钱怎么分。在我的眼里面我已经分得够多了,但是几乎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够了。

我现在对财富的概念已经看得很淡了,我最不愿意的是把财富传给自己的孩子,财富跟不快乐连在一起,创造跟快乐连在一起。所以你传承财富,就是去传承烦恼。

我最想孩子传承的肯定就是勤奋创业精神。创业精神它体现了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一个家庭最优秀的东西。我最担心的是我的孩子没有创业精神。我对他没要求,你干啥都行,但是有一点,你得有创业精神,去创造自己的事业。

返回

Copyright(C)2017-2020 sinowisd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26831号-1